烧烫伤和热应激对消防员的影响

时间:2021-06-01 16:03:00

1  案例介绍

2009年1月1日,比利时斯迪暮德市消防队接警出动,参与处置一起独栋家庭建筑火灾(见图1)。首批救援力量到场展开后,经询问得知:建筑工人在阁楼喷涂泡沫保温材料时,闻到焦味报警。

图1 斯迪暮德市房屋火灾消防员到现场后拍摄的照片。 (提供者:Westhoek消防局 – 斯迪暮德消防站)

两名中队干部进入建筑内部进行侦查:房屋一楼并无着火迹象。若要进入阁楼就必须通过天花板盖门下的一个折叠梯。阁楼内部空间非常狭小和窄,侦查组站在梯子上可观察到阁楼的情况(见图2)。

图2 站在梯子上看到的情况,此图显示了阁楼的狭窄成都。 (提供者:Westhoek消防局 – 斯迪暮德消防站)

随后他们决定离开建筑,并命令两名消防员佩戴全套个人防护装备对整个阁楼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针对此点,指挥干部考虑到位、行动专业。

毕竟,1、进行检查的消防员会遇到的危险完全是未知的;2、虽然在如此狭小的空间内行动时不佩戴空呼要方便的多,但他们还是戴了。

两名消防员穿着全套灭火战斗服并戴上了空呼,此时,距离他们到场不过3分钟,所以两名进屋的干部并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他们对现场情况的评估非常迅速。

当搜救小组进入阁楼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两人继续深入内部。根据建筑工人的说法,他们会在阁楼尽头发现火源,这个地方正是工人们喷涂泡沫保温材料时闻到焦味的地点。

但是,此处也没有任何着火的痕迹,他们调转方向准备检查阁楼的另一头——也许味道是从那边飘过来的?出问题的是另一头?

走过去后也没有发现任何着火现象,此时搜救组在阁楼里转了两分钟,什么也没有发现,可能又是一场假警?

突然间一股绿色的气体包围了他们,小组中的老消防员意识到情况不妙,立即告诉同组两名成员必须马上撤离,但此时已经晚了。

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整团烟气发生了燃烧,搜救组在阁楼里被火焰包围。万幸的是,两人都设法找到了盖门,被一楼的战友所救。

两名消防员都被严重烧烫伤,战斗服也因严重受损 (见图3)当场脱下。经过急救后,他们被立即送往急诊烧烫伤科。自此,等待两人的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期。

图3 这件被严重损坏的战斗服属于其中一名消防员。 (提供者:Westhoek消防局 – 斯迪暮德消防站)

几年前,某大城市发生了一起仓库火灾。指挥中心先期调派了两部水罐车,初战力量到场后发现,仓库内部火势已达全面燃烧状态。很显然只靠他们是无法扑灭火灾的,所以现场指挥员请求了增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火灾,当天还有另一个需要克服的困难:室外温度。

正值炎炎夏日,当天室外温度一度超过35 °C。这就意味着消防员在出警途中会流很多汗——光是穿戴战斗服和空呼便会浑身湿透——所以,到场的消防员们在开始行动之前并没有处于最好的状态。

作战时,战斗员体能上受到了极大的考验,因此需要快速地轮换。出来的大多数人都精疲力竭,再内攻之前需要休息一会。现场也设置了恢复区,消防员们可以降降温,喝点东西——这对保存战斗力很有必要。

所以,为了拖动水带,现场可以看见消防员们进进出出仓库。

突然,一名从出来的消防员昏倒了,队友马上接住了他,并卸下了他身上的装备。当时他身上虽然很烫,但是却看不见明显的烧烫伤或任何外伤。

在采取必要的降温措施后,救护车将其紧急送往医院。两小时后,医生宣布了他的牺牲,死因是热应激反应。

图 4 恢复区的优秀例子。消防部门为内攻人员搭建起了这个帐篷,在这里消防员可以卸下装备,在阴凉处休息、补充水分和能量,冬天还有取暖设备。这张照片拍摄于2011,现今,装备消毒也是恢复措施的一部分。 (提供者: Yoni Casteleyn, 1区消防局- Torhout消防队)

2 案例中导致消防员伤亡的两个关键因素

上面两个案例描述的是消防员在火场中会遇到的两种危险:烧烫伤与热应激反应。

2.1 烧烫伤

烧烫伤在消防部门简直司空见惯,每名消防员都接受过相关的急救训练。众所周知,当人的皮肤暴露在高温下就会受到伤害,当受伤的创面过大或程度过于严重时便会危及生命。

拿斯迪暮德消防站的例子来说,大面积的烧烫伤会带来严重的后果:首先伤员必须接受长时间的住院治疗,随后是长时间的康复期,并且终身留疤。

消防部门知晓该风险并作出了应对: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的防护衣物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正是战斗服保住了斯迪暮德站消防员的生命。

几年前,消防部门开始将关注点放在了内衣上。有效的防护性内衣可以为皮肤提供额外的两层保护:

· 防护性内衣是一层

· 战斗服与内衣之间的空气也是一层。(毕竟空气也是良好的热绝缘体)

比利时自2013年起为个人防护装备立法,规定穿在战斗服里面的衣服必须是长袖长裤。一些消防部门直接买连体式工装,一些是买长袖polo衫,还有一些是买睡衣式的宽松衣服。最后这种常常用在CFBT的真火训练场上。

正如上文所述,防护内衣可保护消防员免受烧伤。这里我为这些消防部门周全的考虑与资金的投入点赞。

然而,实际操作起来还是会遇到一些麻烦。很多志愿消防员到站上时只穿了短袖T恤(夏天甚至只穿短裤),他们不愿意在穿战斗服之前再套一层衣服——毕竟大家都赶着出警。

就算是职业消防站,大家也常穿短袖上衣。所以,多年来规矩与现实之间总是存在差异。  

2.2 热应激反应

为了节约时间,一些消防员们不愿在穿战斗服前换衣服。在布鲁塞尔,经常是这种情况:值班消防员穿着芳纶的制式裤子和POLO衫(基本上是短袖的),只有冬天大多数人才会换上长袖。严格来说,大多数人只有在冬天才遵守规定。

所以每当警铃响起,消防员从站里的各个地方冲到车库——他们滑下滑竿,跑向自己分配的车辆,车子旁边一般有衣服架。在这个地方,很多消防员会脱掉自己的鞋子和制式裤子,光腿穿上战斗服的裤子。

这些身经百战的消防员有意去掉一层防护!奇怪的是,他们故意减少自己对烧烫伤的防护,为什么这样做?降低自身的防护水平?

这些消防员当然有自己的理由:他们首先感受到的是额外保护层导致的体温急速上升。防护性内衣或许可以保护他们免受烧烫伤,但是核心体温上升的速度过快——特别是在夏天的时候。

在布鲁塞尔消防部门,火场上经常可见精疲力竭的消防员——这些男男女女都有热应激反应的症状。有一次,为治疗一名遭受热应激反应的消防员,现场急救人员共向其静脉输液了3.5升(同时通过几条输液管)。

图5 精疲力竭的消防员在火场旁恢复。(来源: TSL Hulpdienstfotografie)

这种情况离我们开篇中提到的因公牺牲案例相差有多远?

综上所述,布鲁塞尔老消防员们的做法还是有一定合理性的。

3 科学研究

其他国家针对防护性内衣与热应激反应的关联性做了相关调查。麦克伦(McLellan)研究了24名加拿大多伦多的消防员,旨在搞清长裤和短裤对消防员活动造成的影响。

结果表明,当消防员进行不间断的「轻量活动」(以4-5km/h的速度步行)时,短裤相对减少了10%-15%的热应激反应。

David Prezant在纽约消防部门针对该课题做了个更大的实验:他研究了几个固定年份中共计29094起火灾,跨度均为选取的年份中固定的四个月,这期间纽约消防部门更换了两次个人防护装备。

第一阶段(1993年),他们穿着传统的(老式)战斗服;第二阶段(1995年),他们穿着与比利时消防现在所穿相似的更先进的战斗服,并且战斗服搭配的是长袖上衣与制式裤子——一如比利时所规定的;第三阶段(1998年),纽约消防将战斗服里面的衣服换回了短袖、短裤。

Prezant得出了如下结论:鉴于消防员被烧烫伤而请病假的时间减少了89%,现代战斗服可以显著降低被烧烫伤的风险,而这跟消防员所穿的内衣长短关系不大。但是,他确认短袖短裤可以明显减少热应激反应。

所以,科学研究表明消防部门更换现代的战斗服是正确的选择——它可以更好地帮我们抵挡高温。然而,看起来比利时的消防部门紧抓长袖和制式裤子是错误的。

这种内衣组合(原本为防止烧烫伤)增加了大家患热应激反应的几率。

前文提到的布鲁塞尔老消防员们的做法与烧烫伤和热应激反应领域专家的研究成果相符。

我们必须认识到,比利时消防在制定相关内衣的政策时确信其可以提供额外的保护,高层认为在全国范围内推广是正确的。但是Prezant的研究否认了这一点,当然对待单一实验的单一结论我们必须保持慎重,但是该实验的规模之大还是能说明一些东西的。

4 他国做法

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对内衣这一问题的看法是什么?大家都像比利时那样强制长袖长裤吗?我们做了一个小调查,结果如下:

· 阿根廷: 没有相关规定

· 澳大利亚: 战斗服经过单独的测试。理论上,战斗服里面可以什么都不穿,所以短袖短裤就够了。执勤时的制服是短袖。

· 法国: 允许短袖

· 意大利: 允许短袖

· 奥地利: 没有相关规定

· 波兰: 执行战斗服生产厂家的规定

· 葡萄牙: 没有相关规定

· 西班牙: 没有相关规定

· 土耳其: 执行战斗服生产厂家的规定——对长袖、长裤都没有强制性要求

· 美国: 联邦没有相关要求,很多州的消防部门规定了长袖。

· 瑞典: 对内衣没有强制性要求,主要是依据制造商的规定   

各个国家的规章制度都只适用于当地的实际情况,这也是为什么上面的答案并不是出自全面的研究而只是不同消防员对简单问题的回答。

从这我们也可以看出,比利时的消防部门强制大家在战斗服里面穿长袖长裤有点鹤立鸡群了。

5 其他方面

当然上文讨论问题的方式并不全面,消防员们的工作环境是不断变化和愈趋复杂的。

5.1 真火训练 (CFBT)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CFBT的真火训练已经成为消防员们基础与年度训练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训练中,每个人都穿着各类内衣。

那么,真火训练与实际火场的区别在哪呢?  

一些训练内容旨在研究火灾的发展,所以,参训人员只需要在高温环境下待上较长一段时间。为了达到学习目的,“课堂”内的温度当然会很高,每名学员在事先就知道被烧烫伤的概率较大。也就是说,学员在真火训练中被暴露在高温的时间比在实际火场中的长——在火场上,找到了火点就要尽快扑灭。

在学习过程中,随着火势的发展,消防员会一直暴露在热辐射下。对比真实的火场,热量会更多地穿透到战斗服内部。

图6 一名学习烟气燃烧的消防员。当他打开后面的门时,天花板上的烟气层将会被点燃。在训练过程中,该名消防员将会承受大量的辐射热。(来源: Stijn Hermans)

在这种情况下,选择更高级的防护装备就显得合理了。这类观察型的训练通常都是静态的:参训人员一般都是坐在地上观察环境,他们在面对火焰前不需要像在火场中那样拖拉水带、爬楼梯。

也就是说,参训开始时核心温度也更低,患热应激反应的概率也较低。因此,参训人员会穿长袖内衣。

CFBT教练员在训练过程中也会一直关注学员们是否患热应激反应,消防部门在过去几十年里成功地摸索出了真火训练的方式。

5.2 健康与卫生

最近几年还有个问题值得大家重视,那就是工作环境的卫生健康问题。越来越多人开始研究烟气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在过去,消防员们都是穿着战斗服开完战评总结会。而现在,火灾现场会设立热区、温区与冷区,所有进过火场的战斗服都会被脱下。

如果在一个训练日的上下午都有真火训练,那么最好是每次训练完都洗澡。做到这些,可以防止我们被烧烫伤或患热应激,同时降低长时间暴露在烟气环境中的相关危险。

所以,我们可以扪心自问一下:内衣可以为暴露在烟气环境提供额外的防护吗?由于多穿了一层,我们可以很简单地推断出结论是肯定的。

但是,这一结论也可能是否定或不确定的,只有时间能给我们答案。

6 未来如何?

未来的个人防护装备会发展成什么样?在瑞典的消防学校,学员们往往都分配了两套装备。一套是仅用于真火训练的战斗服,这套衣服提供绝佳的隔热性并且每使用一次都要洗消。

我们都知道,出火场后的洗消并不是100%有效的,一些污染物仍会粘在战斗服上。这种情况在高速救援中特别常见——大量尾气就像火灾烟气一样黏在救援服上。毕竟,现代社会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学物质。

学员们的另一套装备则是由工装裤、夹克和Petzl头盔构成。这套装备有极佳的防寒效果——毕竟瑞典的冬天相当冷。第二套装备就是用于所有其他类型的训练中。    

伦敦消防也装备了多套装备,他们的战斗服跟比利时的很像——有极佳的隔热效果,所以也存在患热应激反应的可能。再强调一下,隔热效果越好,越容易患热应激反应。

伦敦消防还有一套“抢险服”:这套衣服牺牲了隔热效果,降低了体温过热的概率,最重要的是,相较于厚重的灭火战斗服,这套衣服使得消防员在施救过程中可以做出更灵活的动作。还有一点,与战斗服相反,抢险服清洗起来更方便,维护保养时也没有损害健康的危险。

在比利时,已经有很多消防部门开始用两种手套了:一双用于灭火、一双用于救援。灭火手套很厚实,有很厚的隔热层,极大地限制了手指的活动。所以,在戴灭火手套时无法进行精细的操作。救援手套则对除高温外的其他危险提供防护,手指也能灵活运动。

也许在今后,比利时的消防部门也可以实行两套战斗服的规定:一套战斗服(里面穿短袖短裤),一套抢险服。